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您目前的位置: 威尼斯手机版下载» 历史之旅» 日本投降第二天他们在这里遇害

日本投降第二天他们在这里遇害

历史记忆:旅顺日俄监狱旧址位于大连市旅顺口区向阳街139号,1902年由沙皇俄国始建,1907年日本扩建而成。这里曾被称为东方的奥斯维辛,是日伪时期东北最大的一座监狱,累计关押近2万人,分为政治犯经济犯刑事犯,绝大多数是中国人。从1927年到1937年的10年时间里,中共大连地方组织屡次遭到破坏,被捕的党团员多达230余人,大多被关押在这所监狱里。究竟有多少人在此被害,已经无法统计。从1942年到1945年,仅在绞刑室遇难的就有700多人。    

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前的广场很大,这里与其他地方不同的就是,广场上没有什么植物,也就没有任何有生机的颜色,空旷中带着压抑。监狱旧址里有两种颜色的房子,一种是灰色的,是当年俄国人建的,一种是红褐色的,是日本侵略者后来扩建的。旧址里除了讲解员低沉的声音外,那些表情凝重的参观者甚至都没有提出过问题。地方组织领导人几乎都关在这里,领导了大连四二七工人大罢工的侯立鉴被关进监狱后,被绑在老虎凳上,用胶管往他嘴里灌水,肚子鼓起来后再用木板压,一会儿,血水就从口、鼻、肛门冒出来。他昏死过去,看守用凉水将他浇醒,在他的脚下垫砖,还将他固定在桌子上,用钢钉往他的指甲缝里扎。”这是与侯立鉴同时被捕的初玉昆的回忆。    

1927713日,时任中共大连市委青运部长、团市委书记魏长魁在码头上进行共产主义宣传,被日本殖民当局发现逮捕。724日,以中共大连市委书记邓鹤皋为首的49名党团员悉数被捕,这是大连地方党组织自成立以来所遭受到的第一次大的破坏。19284月,47名党团员先后被捕,中共大连地方组织遭到第二次大的破坏。同年7月,中共满洲省临委在《四个月来的工作报告》中痛切地指出:关东县委委员全体被捕,机关全被破坏,除逃散数同志外,均全体被捕。我们在满洲的反日工作,以这次的损失为最大。 ” 193310月,敌人在大连、旅顺共逮捕80余人,其中党员37人,大连地区党组织第三次遭到严重破坏。193782日,大连日本宪兵队对大连党组织进行收网式的全面围捕,被捕的党团员多达111人,这是大连党组织自成立以来遭受到的又一次最严重的大破坏。 而被捕的这些中共党员和抗日志士几乎都被关押在旅顺监狱。他们在狱中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。    面对敌人严刑拷打 舌尖上燃烧着不屈的言辞。房每间面积仅15平方米,通常要关押七八个人,里面放着食具、水桶和便桶,门旁有一个方形小孔,是往牢房里送饭的地方。在每间牢房的墙壁上,还贴有一张日、韩、中三国文字的“狱规”。“狱规”共有11条:不准说话,不准对面,不准倚墙,不准向外张望和走动……”一旦违反狱规,就要遭受看守毒打。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,共产党员魏长魁斩钉截铁地说道:我对党的组织状况至死不能供出一个字!他是最早被捕的共产党员,敌人对他施以各种酷刑,妄图从他的身上打开缺口。在法庭上,他大义凛然,无所畏惧,据理申辩,弄得审判官狼狈不堪。1927821日,日文报纸《大连新闻》以“舌尖上燃烧着不屈的言辞,主义者之一魏某对当局的审判豪言处之”为题,对魏长魁在敌人法庭上的斗争给予了报道。23岁的共产党员辛培源,被捕后关押在旅顺监狱。为了鼓励难友们保持乐观的革命精神,他经常哼着小曲,用牢中的笤帚当船桨,表演跑旱船,给难友们带来了欢乐和斗争的信心。曾任中共奉天市委书记张洛书(化名刘景新)1931·一八事变后,担任中共大连特支书记,1933年因叛徒告密被捕,判刑10年。张洛书在狱中关押期间肺病很严重,但仍坚持斗争,并痛打侮辱中国难友的日本看守。他对难友们说:“青年应有爱国意志,就是死了亦有代价的,入狱亦是光荣的,但如果为私人入狱是可耻的。你们应当起来抗日救国,才不愧为中国人。 ”“今生不死,我始终要革命,直到坟墓里。    共产党员王其焕和翟清平于19378月在敌人的大搜捕中落入魔爪。在旅顺狱中,他们始终坚持共产主义的信念。他们首先利用拜把子的方式团结宁学贤,再利用放风的机会不断向他渗透革命道理,并于1940年前后发展宁学贤加入中国共产党,并在帝国主义法西斯的魔窟里建立起狱中党支部,开始进行一场特殊的战斗。抗战胜利第二天,两名党员被杀害。原旅顺监狱日本医师古贺初一写了一本书《旅顺刑务所回顾》:每次执行死刑,有时是三个人,多的时候有五六个人。囚犯被拖到一米见方的木板上,戴上手铐,蒙上眼睛,套上吊首刑具,再用纽带把脖颈系紧。这些做完了,我便快步下楼,等合页一开,死囚就从活板落下,我立即检查死囚心跳停止情况,并向监狱长报告。    

监狱旧址的墓地位于监狱的东山坡。仅仅三亩多地就埋葬了数以千计的抗日志士和爱国同胞。刘逢川是从延安出发到大连的八路军干部,1942年,他在延安特工训练班毕业后,中共中央社会部派他和何汉清组成一个情报组,潜伏到他以前曾经生活过的大连,开展国际反法西斯情报工作。当时,刘逢川为了有一个正常的生活形态,把家人从山东接来,安定下来后就开始搜集情报。刘逢川到火车站、码头去调查日军部队、物资的调动情况,还潜入甘井子日军高炮阵地观察部署情况。何汉清在造船厂观察造船能力、职工人数等等,短时期内收集了大量的情报,同时开始与苏联电台指令局进行联络。每当半夜,孩子睡了以后,何汉清嘱咐妻子到外面放哨,他开始给苏联发报。沈德龙电台被破获之后,敌人加大了大连上空可疑信号监测的力度,而且增加了不少新型设备。何汉清第一次发报的时候,信号已经被敌人监听到了,在他第9次发报结束、准备关闭电源的时候,一阵猛烈的砸门声,敌人闯了进来。何汉清的夫人还清晰记得,木门嘎一声就折断了,涌进一屋子人来。何汉清就从外屋被拖过来,手铐已戴上了,东西都搜出来了。1945815日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。正当举世欢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时候,共产党员刘逢川、何汉清,于次日中午被日本宪兵转移到旅顺监狱。下午2时慷慨就义,成为这座绞刑室最后一批殉难者。     本网编辑:曾云燕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